彩世界平台注册网站 > 历史资讯 > “中夏族民共和国风俗学之父”钟敬文出生之日

原标题:“中夏族民共和国风俗学之父”钟敬文出生之日

浏览次数:80 时间:2019-11-08

  王汝澜先生在时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民俗学部主任钟敬文先生的直接指导下,为筹建民俗学会,指导各地民俗学活动,编著民俗学书籍、创办民俗类刊物殚精竭虑,倾注了全部心血。王汝澜先生学识渊博,精通日语、英语,漫漫岁月中坚持笔耕不辍。并及时地将国外最新的学术研究成果介绍到国内,先后翻译了《什么是民俗学》《中国近代民俗学概论》等英文著作,《民俗学入门》《民俗学》(合译)《白鸟姑娘》等日文著作;完成了《民俗学译丛》、《民俗学译文集》多部民俗学译著和《试论民俗的传承、传播与新民俗》《日本民俗学发展概述》等民俗学研究论文,对我国民俗学的重建与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王汝澜于80年代中期被评为译审职称。她在民间文艺研究会工作期间,作为钟敬文先生的得力助手,翻译介绍和组织编辑了多种外国的民俗学著作。如在民俗学界流传很广的《民俗学入门》、《民俗学》(合译)、《民俗学译丛》、《民俗学译文集》等,她还撰写了《日本民俗学发展概述》、《试论民俗的传承、传播与新民俗》等论文,都是这个时期的成果,对我国改革开放新时期民俗学学科建设发挥了一定作用和影响。21世纪,她又与他人合作出版了《域外民俗学鉴要》(“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学术丛书)。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学术发展,日本学者大林太良、直江广治、君岛久子、伊藤清司等与中国学界关系密切,访学的,讲学的,调查的,开会的,来往频繁,王汝澜不仅与他们的学术交流上、甚至私人关系也都十分密切,实际上起着两国学者交往的纽带的作用。

  继承和发展钟先生的高等教育思想与学术文化遗产,前提是要深入研究、正确阐释和创新利用。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代表、资深教授童庆炳先生在发言中指出,钟先生以一生奋斗的经历告诉我们,一个学者兼教育家,只有站到了民族自觉的高度,才能产生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高校文科教育的本质正是要培养出有社会责任感和文化使命感的文化精英。文科教育的另一个对象是文艺。钟先生将理论研究与文艺创作打通,能指出文科各个门类之间相互关联和影响。文化与文艺都是最贴近人性的东西,钟先生在人性上也是完美的。没有了文化与文艺,高校文科所培养的人才就没有了光彩。

  追思会上,大家共同追忆了王汝澜先生生前的感人事迹,通过点滴往事的追忆,重现了她在学术上孜孜以求、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在生活中朴实无华的一代学者风范。王汝澜先生在晚年生活中,更是以大爱无言的实际行动,满腔热忱地善待着身边每一个人。以老骥伏枥的精神、深厚的爱国主义热情、扎实的学术底蕴,默默无闻地为民俗事业鞠躬尽瘁,赢得了领导和同事们的广泛赞扬。

当时,民俗学部就是她一人,实际上只是搭了一个架子而已,工作与研究部在一起,研究部也只有王文宝和黄凤兰。另外,还有一个《民间文学论坛》编辑部,陶阳是主编,吴超副主编。机构是设立了,但研究力量却显得分散而薄弱。后来,民俗部调来了李凌燕,王汝澜有了助手。研究部调来了魏庆征、谢选骏、宋萱。分工上,研究部侧重主持民间文学研究,民俗部侧重主持民俗研究。实际上,工作分不得那么清楚。王文宝的主要职责在编辑《民间文学工作通讯》,个人研究兴趣并不在民间文学上,主要精力放在了民俗学史的研究和史料的积累方面。王汝澜把工作的重点放在了翻译英美和日本民俗学理论著作上,同时参与了中国民俗学会的筹建工作。他们两位主要的研究方向是相同的,于是,从实际工作的开展着想,就把两个本来就在一起工作的研究部门合并起来,名为研究部,以便统一使用力量。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民俗学部原副主任、译审王汝澜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0年12月10日在京逝世,享年90岁。日前,在北京举行了王汝澜先生追思会。王汝澜先生的亲属及生前好友、中国民协的领导、同事齐聚一堂,深情地缅怀了她不平凡而闪亮的一生。

12月10日中午,友人刘晓路打来电话说,王汝澜先生于上午十点逝世了!顿时为失去这样一位同事、前辈和朋友感到心痛。随之,几十年来的交游和友谊,一幕幕地涌上脑际,无法安静下来。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罗杨讲话。钟先生曾于1949年相应党的号召,从香港到北京参加全国第一次文代会,成为新中国的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即现的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的实际创办者和长期指导者,罗杨深情回顾和充分肯定了钟先生对中国民间文艺社团建设的历史性贡献。

  王汝澜,女,1920年出生于吉林省吉林市。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文学部史学科。曾任辅仁大学助教。新中国成立后,先后在北京国际书店、北京市三十九中学、北京建筑工程学院从事教学及学术研究工作。1980年7月调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原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工作。

2010年12月22日

  钟敬文的弟子、北师大民俗学国家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董晓萍教授在发言中提出,作为钟先生的弟子,应该有一种自觉,即为民俗文化而建立文化自信,而这正是民族文化主体性的本质。要把钟先生传下来的学术良知传下去,提升人格境界、追求卓越。在现代社会中,还要注意研究如何激发优秀民俗文化的内生机制,参与解决国家社会文化建设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钟先生对国家发展和人民文化需求有一辈子的学术担当,是将学者形象、文化形象和国家形象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的学者典范,这些都值得广大后学去不断地学习,继承和发扬。

王汝澜退休后,我也很快离开工作岗位,但我们之间还常来常往,有些问题常常在电话里向她请教。王汝澜把她的一些日本民俗学和神话学的原著,送给我的老伴马昌仪。马昌仪原来是研究神话及神话学的,从90年代起转到《山海经》及其图像学的研究上,与伊藤清司多有学术上的交流。她的《古本山海经图说》出版后,受到台湾、香港学界的广泛欢迎。此书也引起了伊藤的关注,他在东京东方书局的读书杂志《东方》第255期(2002年5月)上发表了题为《〈山海经〉图像的真正研究》的评论。文章发表后,他将载有他的文章的这期《东方》以及日本学者桐本东太和长谷山彰二人在庆应大学文学部史料科编的《史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山海经〉与木简——下的西遗迹出土绘画板》的抽印本寄给了马昌仪。他的评论给了马昌仪研究《山海经》古图的著作,以及对她把《山海经》古图像学作为研究课题的学术价值给予肯定。由于马昌仪不懂日语,便请王汝澜将伊藤先生的这篇文章和他为日本出版的《怪奇鸟兽图卷》一书写的长篇前言《关于怪奇鸟兽图卷的解说》翻译成中文,一并拿到中国国家博物馆的馆刊《中国历史文物》(2002年第2期)上发表了。伊藤先生的评论文章和他向马昌仪提供的日本江户时代出版的《怪奇鸟兽图卷》以及日本有关山海经图的资料,对研究《山海经》古图像学,提供了重要的观点和资料,成了马昌仪日后于2003年完成的《全像山海经图比较》一书的重要参考。伊藤清司2008年6月18日在东京逝世,王汝澜的儿媳夏宇继女士和广田律子女士分别从日本给马昌仪发来了电子邮件,告知了他不幸逝世的噩耗,使马昌仪得以及时向日本发去了悼念文章《遥祭伊藤清司教授》。

  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文联副主席李屹先生在讲话中说,钟敬文先生是在我国20世纪国家民族建立和文化发展的全过程中涌现的学术巨匠,他毕生研究民间文化,关注民生、对中国文学艺术事业的健康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安息吧!

  当天下午,钟敬文先生高等教育思想与学术文化著述出版座谈会继续在北师大召开。

刘锡诚

  人民网北京7月1日电 纪念钟敬文先生诞辰110周年座谈会6月29日在京举行。中国文联荣誉主席、原文化部代部长周巍峙,中共中央委员、全国政协常委、原文化部部长王蒙等出席了座谈会。

我是1983年的9月认识王汝澜的。我由中国作家协会的《文艺报》编辑部奉调到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主持工作。王汝澜时任该会民俗学部的副主任,研究会副主席钟敬文先生兼任主任。在民研会建立民俗学部,是钟先生的意愿,是他恢复和重建民俗学学科的设想和步骤之一。王汝澜是钟先生选调来的人才,她早年就读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文学院史学科,从日本学成回国后,先后在辅仁大学、北京三十九中、北京建筑工程学院任教,1980年调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她是一个有着温文尔雅的学者风度的人。

  会前播放了纪念会专题电视片《中国民俗学之父钟敬文教授》,高等教育出版社首次推出这位学术大师的经典著作全编《钟敬文全集》(全四十二册)也同时展出。

王汝澜先生的逝世,我们失去了一位老朋友,也是中国民俗学界的一大损失!

  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北师大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北师大资深教授王宁先生在发言中指出,钟先生坚持从五四得来的一个深刻的理念,就是要重视社会的底层文化。他提出将中国上中下三层文化进行整体研究和创新建设。他的根本立场,是要提升中国人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提高人文科学的重要地位和未来价值。钟先生满腔热情地投身教育事业,精心培养后学,让知识成为改造社会、强盛国家的伟大力量。他正是在潜心研究和奉献教育的过程中,建立了中国民俗学派,成为中国民俗学之父。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传统文化对民俗文化的保存功能,古代语言文字学的建设也要关注民俗文化对解读上层经典的补充性,并找到合适的突破点。

悼念民俗学家王汝澜先生

  出席本次座谈会的还有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高等教育出版社、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文化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和中国民俗学会的领导、钟敬文先生在北京师范大学培养的几代弟子和其他多学科的同事、后学,钟先生的生前好友、亲属与家乡代表。

  钟敬文教授是中国民俗学的主要创建者,并在世界范围内创立了了中国民俗学派,是中外公认的中国民俗学之父。同时,他也是我国五四以来的重要诗人、散文家、作家、文艺理论家和社会活动家,是我国教育界从事师范教育时间最长的前辈学者和开创中国民俗学高等教育的一代宗师。他满怀爱国理想传播中国优秀民间文化,弟子遍布国内外,享有崇高的国际声望。

  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刘川生说,钟先生的主要学术文化工作都是在北京师范大学进行的。他的卓越学术文化成就影响了北师大几代人。作为中国民俗学和民间文艺学的学术奠基人,他在北师大完成了这两门的理论建设和学科建设,创建了民俗学国家重点学科。此外,钟先生还在文艺学、古典文学、现代文学和诗词格律学等多领域有极高的造诣,在他身上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人文精神、极大地推动了中国人文科学的建设与发展。钟先生奉献师范教育近80年,高度重视人才培养,他生前常常以两句诗自勉:吾侪肩负千秋业,不愧前人庇后人。我们向钟先生学习,要办好人民满意的世界一流大学,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钟敬文的老朋友、中国文联荣誉主席、原文化部代部长周巍峙在讲话中,高度赞扬了钟先生晚年参与中国民族民间十套集成志书的搜集整理运动取得的成就,今天这项工作已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奠定了重要基础。

本文由彩世界平台注册网站发布于历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夏族民共和国风俗学之父”钟敬文出生之日

关键词: 民俗 meta name 学家 文艺界

上一篇:HPA二〇一六四家主办单位齐聚东京

下一篇:没有了